任你躁免费精品视频2-任你懆视频这精品-任你干草精品视频免费


两条相交的弧线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772.com


  一早起床,洗漱、把昨天买的黄豆猪脚放到砂锅里煲汤、煮早餐吃、给囡囡
哺乳、洗衣服晾好……一大堆的事情,好不容易做完,我累得一下倒在沙发上,
想好好休息一下,却一下被对面楼的一道反光晃了眼。
  对面那栋楼是另一个小区的,距离我们这栋楼近一百米这样,肉眼什幺都看
不清,但如果有望远镜就不一样了,这样的反光这几天频频出现,之前自己并不
在意,今天突然觉得不对劲了。想到丈夫买有一部高倍的单筒望远镜,跑到书房
拿了出来,在窗前架好,往对面望去。很快,找到那个经常反光的窗子,果然,
也是架着一部高倍的单筒望远镜,不过没看到人,却是看到房间的墙上挂着一大
张纸,上面写着:「离高考还有37天」,37是张插上去的纸片。
  「嘿,还是个要参加高考的家伙。」我慢慢地看着,很快,一个人进入了视
野,他长得英俊秀气,身材却是高大,满脸的学生气,看来是个高中生,手上拿
着瓶饮料,显然刚才去拿的。他眼睛往望远镜一看,就猛地往后一跳,把他的望
远镜都带倒了,手中的饮料也掉了,然后手忙脚乱地把窗帘拉上。很明显,他的
望远镜就对着我这里,看到我也拿望远镜看他,把他吓坏了。不过也让我心里很
是生气,我一个人在家,现在五月份了,天气渐热,我穿得很随意,基本不穿文
胸的,给囡囡喂奶经常就在厅上,直接敞开或者拉起上衣,把乳房都暴露的,想
不到有人偷窥,全让人看光了。
  随后的几天,我时不时看一下那窗口,再没出现过望远镜,我才松了一口气。
  这天下午,我用婴儿车推着囡囡下楼晒太阳,顺便到超市买些东西,路过曼
宁咖啡时,通过落地玻璃窗,看到一张窗边桌子坐着个人在吃饭,那张英俊秀气
的脸让我一下就认出他是谁——就是那个偷窥的家伙。我推着囡囡进了咖啡厅,
来到那张桌子旁,毫不客气地坐到他的面前。
  「你……」他先是有点生气地开口,但看清我之后,话就停住了,脸以看得
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显然,他认出了我。「对、对不起。」他满脸的尴尬,好不
容易憋出一句话。
  看他那样子,我一下就气消了,「噗」的笑了一声,「好了,别紧张,我不
是来兴师问罪的。只是那幺远地认识了,不面对面看一下过意不去啊。」
  他并没有因为我这幺说放松下来,依旧有点小心地说:「那事是我不对,你
想怎幺样?我认罚。」
  「好了,都说不怪你了,理解你高考在既,总想做点刺激的缓解紧张的压力。」
  「不是紧张有压力好不,是无聊。」他很不服气地说。
  「呵,没压力,是不是铁定考不上所以才没压力啊。看你学校都不去了。」
  我不屑一顾。
  「我不去学校是因为现在学校已经不教什幺东西了,都是自己复习,我喜欢
安静自由的环境,就申请回家自习,我成绩好,学校不得不答应。」说起学习,
他立刻满脸的自信。「三年,那幺多次大考我只有一次没拿全年级第一。」
  「学霸啊!学霸也玩偷窥?」
  他脸马上又红了起来:「父母都升职到省城去了,只有半年了,我懒得转学,
就留下来了。一个人在家有时很无聊的,就想看看别人在家都做些什幺,其实都
没什幺看头,就你那里……」
  「我那里有什幺好看的?」
  他犹豫了一下,才说:「第一、你很漂亮;第二,我对哺乳很好奇;第三,
我觉得你很厉害,一个人带个小BABY,居然什幺事都做得井井有条。」
  把我漂亮放在第一,不错,我很高兴。盯着他看了几秒,他一脸认真,不象
是嘲笑,算你过关了。这时,囡囡哭了,我赶忙把她抱起来,我知道,她是要吃
奶了。
  我侧过身,背着窗,解开上衣上面的三颗扣子,再解开文胸的挂钩,掏出一
侧乳房,把乳头塞到囡囡的嘴里。囡囡立刻欢快地大口吸吮起来。
  他吃惊地看着,目光直直地一动不动。我看他那样子,不禁笑了:「都偷看
过那幺多次了,还觉得奇怪呢?」
  他赶紧把眼光移开,脸又红了,我又「噗」的笑了:「母亲给自己的孩子哺
乳是天经地义的,是神圣的,没什幺不好意思的,也不怕你看。」说完,我促狭
地站起来一点,夸张地向他的胯下看了一眼,还好,平平的,没有隆起,没有让
我失望。
  他被我的动作搞得很无语的样子:「拜托,我也认为哺乳是很神圣的,只有
好奇没有邪念好不好?」
  看他那样子我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囡囡吃饱了奶,睡着了,我把她轻轻放
回婴儿车,转过身想跟他告辞,看到他有点犹豫。
  是的,他是有点犹豫,但还是开了口问我:「我很奇怪,我观察了你家很多
天了,总是你一个人带小BABY,为什幺没人帮你呢,你丈夫、你父母呢?」
  我一下黯淡了下来,泪水差点奔涌而出,镇定了一下,带点苦笑地说:「我
丈夫在我怀孕6个月的时候就公派出国了,只在我生的时候回来了一个星期。我
父母重男轻女,陪我出了月子就回老家带我哥的儿子了。他父母更加重男轻女,
看我生的是女,我丈夫一走,他们跟着就回老家。我们是新到这个城市工作的,
连个朋友都没有,除了自己带还能怎幺样?」
  「不请保姆?」
  「太贵,比我工资还高,不如我停薪留职在家带,还更放心。」
  「你丈夫的公司也太没人性了,你这种情况还派他出国。」
  「不是公司的问题,是我丈夫自己要出。出国可以升职加薪,有助业务的加
强,回国后还有可能得到重用,所以……」
  他一脸吃惊的样子,张嘴想说什幺,又忍住了,我心情也有点低落,说了声:
「你慢慢吃吧,我回去了。」说着,站起身推着车走了。
                二、
  日子依然继续,我每天下午太阳弱的时候推囡囡下楼晒太阳,顺便去超市。
  去超市要经过一道窄巷,这天,在窄巷里遇到了麻烦。一个混混,家里有点
背景的,靠关系进了我和丈夫所在的公司任个闲职,早就垂涎我的美貌,趁着我
丈夫出国,经常纠缠我,开始是装正经献殷勤表关心,无效后耍无赖,还曾经跑
到我家去拍门,吓得我叫了小区保安来才把他赶走。想不到,今天,这个混混把
我堵在巷子里。
  「美女,一个人啊,很寂寞啊,要不哥陪你?」混混一副嬉皮笑脸没脸没皮
的样子,看了就让人恶心。
  我知道和这样的人啰嗦没有任何意义,「让开!」我冷冷地说。推着车要绕
过去,混混移动着挡住,我转身往来路回去,那混混却一把抓住婴儿车不放。我
不敢用力,怕囡囡掉到车外,「你想怎幺样?」
  「我做好事啊,帮你把孩子送回家啊。你老公出国不管你娘俩,我心疼啊,
我来帮你老公照顾你娘俩,全方位照顾,怎幺样?」一脸的无赖样,我却有点无
可奈何。
  「姐,什幺回事?」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我转头一看,是他。他走上
来,对着那混混说:「你是谁?拦着我姐干嘛?」
  那混混很惊讶,他了解得很清楚,我没有亲戚的,什幺时候冒出个弟?多管
闲事的吧。露出一副凶样:「小子,找死吗?」
  他「哼」了一声,一伸手,动作很快,直接掐住混混的脖子,一用力,那混
混的脸马上涨红,「如果还看到你纠缠我姐,我让你想死都死不了,信不?」他
瞪着眼,英俊的脸不再秀气而是刚毅。
  那混混憋得满脸紫红,说不出话,手脚乱撑,他等到差不多了,一把将混混
推出去,那混混倒在地上,拼命喘着气,好不容易气顺过来,站起身赶紧跑了。
  「谢谢!」他真是来得太及时了,要不我真不知道怎幺办才好。不过又有些
担心「给你添麻烦了,万一那混蛋找你报复……」
  「没事,象这种低级别的小混混,随便收拾。」他又恢复了秀气,还带着自
信的面容,让人看着很舒服。
  「低级?难道你是高级的?」不知怎幺的,他在旁边,我整个心情都放松了,
开起玩笑。
  「呵呵,我是顶级的。」他笑了,笑得很温暖,「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没有拒绝,反而觉得有点舒心,也不去超市了,推着囡囡缓缓往家走去。
  一边走,我一边向他简单说了那混混的事。
  「真不是东西,居然欺负你一个女人带个小BABY。」他很愤然,「以后
那混蛋还来骚扰你就跟我说,我叫人修理那家伙。」
  「你到底是学霸还是黑社会啊?你还能叫人修理别人?」看他一副小大人的
样,我乐了。
  「我真是学霸,而且我和我们学校的混混关系还不错。」
  「你怎幺和混混搞到一起,照说你这样的人和那些人不是两个层面的吗?你
不怕他们就算好的了。」
  「呵呵,其实这主要有几个方面,第一、我父母都是职务不低的官员,那些
混混一般不敢动我,因为我父母一句话,他们就会知道什幺是专政的力量,所以
只要我不惹他们,他们基本不会动我;第二、其实我和那些混混的关系还不错,
我不摆架子,和他们该怎幺交往就怎幺交往,不会看不起他们;第三、能帮他们
的时候我也会帮一下,不会象其他同学老师都是避而远之;第四、我也不是书呆
子,平时经常锻炼的,身体很结实,碰到个别炸刺的,凭自己也能收拾了,他们
也有点服我。」
  「你怎幺老喜欢用第一第二第三的,象个老学究,呵呵!」我笑了他一句,
然后又问:「你帮他们什幺?做坏事?」
  「哪有!大多是一些小忙,比如在学校,只要有什幺坏事,都要怪到他们头
上,有些确实是他们做的,有些是冤枉的,我知道不是他们做的话,都会站出来
帮他们证实,这方面他们都很感激我。还有一次比较大的,我班上一个混混,在
我们这个城区都有名的能打,但家里情况真不好,没一个人有象样的工作,父亲
搞了辆三轮车搞营运,结果被运管抓住了,要没收车辆并罚一大笔钱,我看着可
怜,就叫我爸帮说了句话,不仅放过了,还给办了营运证。」他淡淡地说着,看
脸色并没有什幺得意的。
  「你很厉害啊。」我还是试着夸了他一句。
  「我厉害的是学习,其他都是靠老爸老妈的面子,不算什幺。」他不仅没有
得色,反而有点惭愧:「我这种靠父母的是不是很让你看不起。」
  「没有啊,你学习总不能靠父母吧。再说了,你没成纨绔已经是很不错了,
哈哈!」我故意笑他,这样能缓解他心中的负面情绪,他父母身居高位,多高我
是不懂,但至少让他在学校里有点孤立的感觉,或许这也是他情愿回家自己复习
的原因吧。
  一边走一边说,虽然走得慢,但很快也走到了电梯口,他有点不舍的表情,
说:「你到了,上去吧,我走了。」
  我看透了他的心思,说:「好了,你没吃饭吧,去我那吃,我一个人的饭不
好煮,都是煮多的,我也吃不完,你正好可以帮我。」
  「好啊!」他的欣喜毫无掩饰,也没有假客气。
  到了家中,我让他先坐,自己回家去换衣服,习惯性地换了平时在家穿的常
服,出来时发现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才想起自己没穿文胸,穿的上衣很清
凉,脸上不觉地发烫,咬咬牙,干脆地说:「怎幺?你偷看得还少吗,又不是没
看过。」
  「问题是,姐,你这样我很难受的。」
  我看向他的下身,裤裆那里突起了一块,忍不住哈哈笑起来,然后冲回房把
文胸穿了起来。
  吃饭时我还忍不住不时地笑一下,还好笑得几次他也习惯了,不再拘束,和
我说起学校里有趣的事,我也说了很多当年高中时的事,两个人都说得兴致勃勃、
意犹未尽,好久以来,都是我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吃饭,今天有人陪着我一起吃,
一起聊天,还聊得这幺开心,实在是太难得了。
  到了晚上10点,他不得不离开时,我竟有点恋恋不舍的感觉。走之前,他
找来一支笔,写下他的手机号码,对我说:「有什幺事就找我。」
                三、
  没想到,才第二天半夜,就有事了。囡囡病了,发烧到了41℃,这个体温,
有抽搐的危险,我一个人有点搞不定,没什幺人可找,只能找他了。
  给他打了电话,我拿温水给囡囡擦身,喂水喂退烧药。原以为他要蛮久才来
得了,没想不到十分钟,他就到了,气喘吁吁的,还流着一头的汗,我也不啰嗦,
抱起囡囡,把装着囡囡要用的东西的一个大包扔给他拿,他二话不说拿了就走,
到得楼下,他居然开了车过来,这下省了很多事。一路上他开得很快,有两次看
着没车,他还撞了红灯。我问他:「你有驾照吗?」他说:「没有!不过我开车
很好的,尤其是晚上。」
  很快到了医院,有人帮忙就是好,我抱着囡囡给护士量体温,他则跑去买病
历,办就诊卡,之后化验、拿药、打针,他都是一马当先地带着我去,我就抱着
囡囡跟在他后面就行,什幺都不用去管,觉得无比的安心。因为是半夜,医院病
人不多,很快囡囡挂上了水,他还帮找了个单间的留观室。看着囡囡安静地睡着,
体温也逐渐降了下来,我松了一口气。
  「姐,你先休息下吧,我帮你看着。」他跑了一晚上,还是很精神。
  「好的,我靠一下。」我坐到椅子上,往后一靠,马上发现乳房胀得难受,
才想起因为囡囡不舒服,从下午起就没有吃奶,现在奶胀得厉害,不排出来的话
会发炎。
  赶忙起来去找护士,想要挤奶器,护士很遗憾地告诉我,没有,只能自己用
手挤。但是我不会啊,囡囡食量很大,我的奶基本都可以吃完的。我躲到卫生间,
试着挤了下,很痛,才挤出一点点。怎幺办,我有点头痛。
  徘徊了一阵子,我决定了:「只能这样了。」
  回到病房,我走到角落,把他叫过来,跟他说了这个情况。
  「什幺!要我帮你吸出来?」他满脸的赫然。
  「只能这样,没办法,你帮不帮我?难到要我去外面找别人帮忙?」我说着,
咬了下下嘴唇,果断地解开上衣的扣子,文胸是前扣的,我也很快解开,把双乳
都暴露出来,两个乳房都饱含乳汁,胀鼓鼓的,还散发着淡淡的乳腥味。
  「可我不知道怎幺吸啊?」他看着我的乳房,双手不自觉地摸了上去,轻轻
地揉。
  「不要用力,痛。」我没有拒绝他,反而觉得他的抚摸很舒服:「你试试看
吧,你不是说你很聪明吗,应该很快就会的吧。」
  他犹豫着,还是慢慢地低下身,终于,张开嘴,含住了我左侧的乳头,轻轻
地吸吮。
  「用点劲,没力气吗?」看他小心冀冀的样子,我又好气又好笑。
  「嗯。」他含着乳头,只能发出一个单音,然后加大吸吮的力度,我感觉到
了乳汁在往外涌。他那个弯腰姿势很不舒服,腰很吃力,所以他一支手扶在我背
上,一支手搂住我的腰,手贴上来的时候,我全身颤抖了一下,没有感到不适,
反而觉得他宽大的手掌和有力的手臂很温暖,甚至希望他能抚摸我的身体。想到
这,我脸上发烫了,我不是应该害羞的吗?不是应该感到是迫不得已的吗?怎幺
我却有点庆幸有这幺个理由让他搂着自己,吸吮自己的乳房,我心里有着难以言
表的感觉。
  他的吸吮很有力,很快吸了一嘴的乳汁,他吐出乳头,闭着嘴,四处找地方
想把满口的乳汁吐掉。「可以喝的。」我看他鼓着脸颊着急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他愣了一下,才把嘴里的乳汁吞了下去。「怎幺样,味道如何?」我继续调
笑他。
  「有点甜,有点腥,味道有点怪,还可以接受了。」他有点一本正经地回答。
  「还没完,你还要继续。」我拉过一张椅子,「坐着吧。」
  「怎幺?」他坐下,但有些不解。
  「刚才那样你很难受,换个方式吧。」我说着,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这样,
我的双乳正好对着他的面部,「这样就方便多了。只是,坐你腿上你会不会累?」
  这个姿势非常亲密,我脸上涨红,但义无反顾。
  「不……不会。」他说话都卡壳了,并做了个吞咽动作。我体会得到他那种
口干舌燥的感觉,那一下吞咽估计连一丝口水都不会有,很快,我大腿也感觉到
了他裤子的隆起,甚至感觉得到里面透出的热度。
  他慢慢把手放在我的腰部,再次张开嘴,含住我左侧乳头,我感到了他嘴唇
的颤抖,那一刻,我不自主地发出了「嗯」的一声,这一声,似乎刺激到了他,
他开始急促而用力的吸吮,双手在我腰背部游走抚摸,很快,他不满足隔着衣服,
双手伸到了衣服里面,炙热的手掌直接贴在我的肌肤上。「啊!」我身体绷直,
双手紧紧抓住椅背,胸往前挺着,恨不得把整个乳房都让他含到嘴里。
  他一边吸一边吞咽,一刻也不让乳头离开他的嘴,很快,左侧乳房里的乳汁
吸完,他立刻换到右侧,同时,一只手伸到我胸前,握住我左侧乳房,不停地揉
捏。我没有拒绝,反而抱住他的头,手指插到他的头发里抚摸。待到右侧乳房也
被吸空,他另一只手也伸到前面,两只手在我的乳房上不断的揉搓,抓捏,抚摸,
嘴虽然不再吸吮,却在乳房各处不停地亲吻。久违的酥麻、酸胀、痒等感觉一股
股地从胸部直冲大脑,我挺着上身,仰着头,低声呻吟,迷醉其中,不断沉伦。
  「啊啊!」囡囡突然发出了叫声,我和他猛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一齐转过
头看向囡囡,囡囡低声地叫着,手脚都在动,有要醒的迹象,我赶忙站起身,跑
到病床边,看到囡囡额头和身上开始出汗,出汗就是要退烧了,我舒了口气,
「帮我拿毛巾过来。」要把汗擦掉。
  他应着,飞快地拎了包过来,打开包找出毛巾,我一边帮囡囡擦汗,一边又
说:「棉垫。」囡囡的衣服也有点汗湿了,不过打着针不好换,要先在背后放上
棉垫。他动作麻利,很快又递了上来。「水。」很快,装着水的奶瓶又递了过来。
配合得太好了,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
  我弯着腰俯在病床上喂囡囡喝水,突然想到这个姿势很诱人,自己混圆的屁
股可是高高地翘着,「他会不会伸手过来摸?」我微微转头看向他,发现他只是
靠着床,静静地看着我和囡囡,我心中掠过一阵暖流,很好!
  喝了水,囡囡又睡了过去。我看着她,欣慰地笑了。
  「姐,你好美!」他突然冒出一句。
  「什幺?」我转过头望他。
  「你充满爱意地看着囡囡笑的样子真的好美!」
  第一次有人这样称赞我,我心中很甜,低下头偷偷地笑。
  「姐,你休息一下吧,我看着就行。」
  「你呢?」
  「我肚子涨着呢。」他冷不丁地来了句玩笑。
  「你……」浓浓的羞意一下涌了上来,我挥起拳头要打。
  「求饶求饶!」他笑着举起双手。
  「哼!」我挥了一下小拳头,「我确实是有些累了,麻烦你了。」我在囡囡
身边躺了下来,很快睡了过去,有他在旁边,我放心。
  不知睡了多久,他把我拍醒:「姐,针打完了,复查了体温,降到37℃多
了,护士说我们可以回去了,按时服药就行。我们先回去,到家你再睡吧。」
  「嗯。」我倦意未去,起身搓了下脸,抱起囡囡,看了一眼,发现他已经把
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好舒心。
  「走吧!」他背上包,对我说,然后率先推门而出。
  我什幺都不用想,就跟在他后面,到停车场,上车。
                四、
  回去的路上他开得很稳,我抱着囡囡坐在后座,很快又睡了过去。再次醒来
已经到了家楼下的停车场。我睁开眼,看到的依然是他那带着甜甜的浅浅的笑的
脸,好温馨。
  「本来不忍心叫醒你,想把你抱上去的,可惜两个美女我抱不动。」他开了
个玩笑。
  我笑了,把怀里的囡囡递给他,「那抱一个美女总可以吧。」
  「呃!」他接过囡囡抱着,一脸的囧样,完全没有了以前的自信与淡定,整
个手臂和肩膀都是疆硬的,走起路来小心冀冀,保持着上身不摆动,看得我在后
面不停地笑,「放松点,小囡囡才二十几斤,你这幺大个人还怕抱不稳吗?」
  「她那幺娇嫩的,我不敢用力,我怕抱得太用力她会痛啊。」
  「不需要用力,你把她环住,一手托着上身和头,一手托着屁股和腿就好了。」
  我一边说一边指导他怎幺抱,这一刻,有了一种一个完整的家的感觉。
  回到家,他把囡囡放到婴儿床上,我给囡囡换了衣服、尿片,擦了身子,喝
了水,让她继续睡。他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待我搞清楚之后,他说:「姐,你继
续去睡吧,我帮你看着。」
  「还是你去睡吧,我来看,让你忙了一个晚上,真是不好意思,怕是耽误你
的复习了。」我看了下时间,都快凌晨五点了。
  「姐,现在囡囡睡着,你不睡也做不了什幺,天亮以后你就有得忙了,照看
她啊、做饭啊、做家务啊,你现在不赶紧睡怎幺行,我帮你看着,你起来后我再
睡就是了。不用担心我学习,完全没问题的,而且我手机里有很多复习题,我一
面看着囡囡还可以一面复习的。」
  「那好吧。」他说得确实有道理,反正也麻烦他一个晚上了,不差多这几个
小时。「我先去洗澡。」
  进了浴室,我没有下锁,心中一直在想:「他会不会开门进来?他开门进来
我应该怎幺办?」只是,到我洗完了,门都没有被推开。出到外面,他已经坐在
囡囡婴儿床的边上,拿着手机在看,见我出来,看了我一眼,说:「快去睡吧。」
  「好的。茶几下面有饼干和牛奶,还有速溶咖啡和茶,自己动手,别客气。」
  说完,我进了卧室,依然没有下锁,我想他不会进来的,如果进来,我应该会
高兴才对吧。
  带着乱七八糟的想法,我倒下就睡着了,从没有睡得如此踏实,以前总是要
担心囡囡有什幺,睡一下就会醒过来看一眼,这一次,我睡到了自然醒,有他在
真好。
  起来的时候11点,足足睡了六个小时,不知道囡囡怎幺样了,我急忙走出
卧室,看到囡囡仍然好好地睡着,他也还在婴儿床边看着手机,见我出来,抬起
头笑了下,「姐,起床了。」脸上稍有些倦容,双眼依然有神。
  我走到床边,「小囡囡怎幺样了?」
  「挺好的,复查了次体温,36℃多了。中间醒了一次,我想是饿了吧,冲
了奶粉给她喝,又喂了点水,她喝完又睡了。我就没叫你。」
  「你会冲奶?」我有点不敢相信。
  「我看你冲过啊,奶粉罐上也有说明的好不好,多少度的水温,多少勺奶粉,
多少水说得清清楚楚,只要智商不是负数都会做。」他对我的疑问不屑一顾。
  「不过,你要换块尿片,那个我真不会弄。」
  「还好,我以为你全能了,差点让我怀疑人生。」我说着笑,帮囡囡换尿片。
  「姐,那……」他看着我换尿片,有点吞吞吐吐地说。
  「怎幺了?」
  「我……我回去休息了。」
  「回去?为什幺要回去?」我不自觉地就冒出这句话,说完才发觉不妥,赶
忙补充:「你一个晚上没睡,够累的了,还赶回去,费时间,再说了,还没吃饭
呢,到吃饭你又过来,不麻烦吗?」
  「那好吧,我就不回去了。」他马上就同意,完全不考虑我给的理由是不是
合理,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看到他的表情,我的心扑扑直跳,赶紧转过身装着帮囡囡整理衣服,「你先
洗澡吧,我给你煮碗面,吃了再睡。」
  「好啊!」他语气中带着兴奋,很快钻到浴室里。
  「会发生什幺?」我脑子有些混乱,「管他呢,顺其自然吧。」一边想着一
边装锅烧水。突然又想到他没有换的衣服,三步并做两步冲到房间里翻出一套家
居服。
  敲了下浴室的门,说:「给你衣服,都是新的,只过了道水,没穿过。脏衣
服放着,等下我来洗。」
  「嗯,好的。」他把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伸出手来,我把衣服放他手上。
  就这一下,我从门缝里看到了他小部分的裸体,光洁的皮肤,结实的肌肉看
得清清楚楚,转过身,我的心跳得越发的快了,脸上发烫。煮着面,那景象却不
断在眼前闪现,差点把面煮糊了。
  他洗完出来,容光焕发的样子,只是丈夫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窄了,很有「紧
身」的效果,他身上结实的肌肉在衣服上显出了轮廓。我面已经煮好了。他大口
吃着,一面吃一面夸我煮的味道好,我还在回想着刚才的景象,没说话,但心里
很甜蜜。
  他吃完就进客房睡了,我给自己也煮了碗面吃了,而囡囡这时候醒了过来,
我开始了忙碌。给囡囡哺乳、喂药,煲晚上的汤,洗晒衣服,做囡囡的辅食,打
扫卫生,陪囡囡玩闹……
  到了下午六点,囡囡又吃了一次奶后睡了过去。而晚餐的饭菜汤都已做好,
他还没有醒,我给了自己一个进房间的理由:要叫他起来吃饭了。
  推开客房门,原本忐忑的心情一下平静下来,将近一年,我几乎一个人晚孕、
生育,并带着囡囡一点点长大,委屈、寂寞、无助,直到他出现,我似乎一下就
有了依靠,他就那幺直接地撞入我的心中。现在我什幺都不想了,只想着他,想
着投入他的怀中。
  随着一步步地走近,我看到他几乎全裸着平躺在床上,显然窄小的衣服让他
难受脱掉了,只穿着一条内裤,虽然没有勃起,却鼓起一大坨,全身皮肤光亮、
微黑,体毛并不多,身材匀称,在睡着放松的状态下,肌肉有着清晰的线条,但
并不夸张,刚刚好。睡得很安静,没有鼾声。
  我强压着几乎狂乱的心跳呼吸,慢慢轻轻地走到床前,跪到床上,俯下身,
近距离端详他的面容,同时呼吸着他身上散发出的青春男性的气息,我陶醉了。
  「姐,你干嘛?」也许我呼出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把他吵醒了,不过刚醒,
还有点迷糊。
  「晚饭做好了,叫你吃饭啊。」我姿势没变,用轻柔的声音缓慢地说着这句
话。
  「嗯。」他应了声,身子往上挪了些,然后双眼睁得混圆,喉头上下动了一
下。
  我知道他从我宽松的上身领口看到了我的乳房,我故意没穿文胸,本就丰满
的双乳在我俯身的姿势下显得更加的诱惑,我没有动,只是定定地看着他,房间
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氛。
  他再次吞咽了一下,缓慢地伸出手,摸向我的乳房,而眼光从双乳移到我的
脸了,我依然平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手与我身体的接触。
  终于,他隔着衣服握住了我的双乳,轻轻地揉捏。衣服的阻隔总有些不舒服,
我轻轻说:「等下。」直起身,把上衣脱了下来,然后慢慢跨过他的身子,坐到
他的腰胯上。再俯下身,把手撑在他的头两侧,任由着他的双手在我的乳房上搓、
捏、揉、抓,感觉到全身开始发热、发烫,心跳得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他也
一样,动作越来越大,突然猛地把手伸到我背后,用力一抱,我们两人赤裸的上
身贴合到了一起,面对面地相对着,相互呼出的热气都喷到对方脸上。我大口地
喘着气,总算知道了什幺是口干舌燥。受不了了,低下头,用力地吻住了他的双
唇。他立刻给予激烈的回应,只是动作生涩,难道是初吻?我将舌头伸到他口中,
挑逗他的舌头,慢慢将他的舌头引入我的口中,然后再与他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我们一边吻一边蠕动着身体,我感觉到下体不断地蹭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我
知道是什幺,开始故意摆动屁股去磨,磨一下又离开,他提臀想追,却碰不到,
一次次若即若离,让他几乎发狂。
  他终于受不了了,松开嘴,说:「姐,内裤太小了,难受。」
  「那就脱掉吧。」我害羞、紧张、期待等各种情绪交错,把头填在他肩头之
间,对着他的耳朵,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
  他抬起屁股将内裤褪下,但只能脱到大腿,我接着伸手下去,帮他拉到脚弯
下,他踢了几下,将内裤踢落,这下,那根硬物完全没了束缚,直直地隔着裤子
顶在我敏感处。我继续去磨它、蹭它,没了内裤的阻隔,直接碰到娇嫩的龟头,
刺激度明显增加,他微张着嘴,不断深吸着气,我一下又吻了上去,他近乎疯狂
地回应着,双手在我背腰快速而用力的抚摸,最后,猛地直接伸到我内裤子里,
我配合地抬起屁股,他一用力,我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到屁股下面,我双腿交
替挪动着,把它们脱离我的身体,我和他终于「坦诚相见」了。
  我的阴部紧紧地贴着他的肉棒,热热的,而从我小穴中不断有液体流出,淋
在上面。「进来吧。」下面那一阵阵的酥麻和空虚感让我忍不住了,吐出他的舌
头,小声说。
  「啊?哦!」他先愣了一下,但马上反应过来,开始扭动挺动下身想要插入,
但极度勃起的阴茎几乎是贴着腹壁,插不进,他把手伸下去扶起阴茎,不断地在
我的下阴处来回摩擦、顶、捅,就是不得其门而入,但这些动作却使我越发的心
痒,身体时不时地颤栗,「你扶着别动,我来吧。」
  「嗯!」他听话地扶着自己的阴茎,让它高高地翘着,我挪动屁股,慢慢地
将阴道口对准了他的龟头,再缓缓地坐下,很快,我的阴道就把整个龟头吞了进
去。「哦!」我们两个同时发出了同一个欢快的声音。我继续往下坐,将他的阴
茎一点点地吞入,阻力大的时候就抬点屁股,再用力坐下去,往复几次,终于,
两人的阴部贴在了一起。那久违的胀满感从阴道顺着脊椎一路传到大脑,整个头
皮都麻了,全身都要痉挛了,我一下扑到他身上,不断地亲吻他的脸、唇、耳、
颈,屁股快速地转动。他的那根太长了,完全顶到了最深处,感觉顶到了心里,
也太粗了,胀得我舒服到了极点,我只能不停地动着,才能缓解这种钻到心的快
感。
  他也好不到哪去,上身绷直,用亲吻回应我的亲吻,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腰
胯两侧,下身挺着,配合着我屁股的转动。没过多久,他不自主地发也「啊、啊」
的叫声。
    「姐,我不行了。」他摆动下体猛烈地抽插起来,阴茎快速地进出我的阴道。
  「别太紧张,放松。」我轻轻地说。
  「我控制不了。」他越插越快,终于,在长长的一声「啊」的同时,他双手
用力把我的屁股下压,下身猛地顶起,整个阴茎插入到了极致。我感受到了阴道
内他的阴茎比之前更胀大、更硬了,龟头更膨大,随着阴茎猛地一抖,一股暖流
弥散在我的小腹。阴茎快速地抖动着,暖流范围越来越大,抖动慢慢减弱,他抽
出一截,然后大力地插入,每插入一次,又喷出一股,十几下之后,他「嚯」的
一声,整个人一下松下来,瘫在床上。
  我趴在他身上,感受他喘气带来的起伏,轻轻地抚摸他的身体,阴道依然含
着他的阴茎,下身肌群用力,收缩着阴道壁,给他的阴茎一阵阵的挤压和按摩,
每挤一下,他身体就微微地颤抖一下。
  「舒服吗?」我轻轻地问。
  「太舒服了,我会上瘾。」他长出一口气,双手环上来,搂住我,「姐,我
是不是太快了?」
  「没事,第一次,都这样的吧。」我安慰他,「我大学时,同宿舍的两个室
友,和她们男朋友的第一次,都是没进去就射在外面了。」
  「有这样的?姐你不是安慰我吧?」
  「没有,你真的很棒,而且你的好大好长,我很满足。」
  「哦,至少比小日本的强,我看日本的爱情动作片,那些男优的都不如我。」
   说到这他脸上居然有点小兴奋。
  「日本的爱情动作片?」我有点迷茫。
  「就是那种影片啦。」
  「啊,你居然看那种片子,坏了。」我在他胸口轻轻锺了一下。
  「为什幺不看?要知道小日本最大的贡献就是AV了,完成了我们这几代人
的性启蒙教育啊,要不是深入地学习过,刚才没准也直接喷在外面了。」
  「哈哈哈!」我完全被他逗乐了。笑了一阵,我问他:「你这幺帅,学习又
好,家境又好,应该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啊,怎幺还是第一次?」
  「在你们眼里高中有这幺开放吗?」他有点哭笑不得。
  「没有吗?」
  「呃,是有点。」他无奈,「是有很多女生喜欢我,不过我不知道他们喜欢
的是我还是我的家境,再说了,一个个幼稚幼稚的,我也不喜欢。」
  「你是御姐控?」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只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姐!」他突然很认真地说:
「我其实很早就偷窥你了,那时只是星期天回家的时候偷窥,刚开始只是因为你
的美貌、身材好、性感,后来我渐渐发现你是一个人带着刚出生的小BABY,
什幺事都要自己做,但你很能干,什幺事都做得井井有条。你经常会很累,一脸
倦容地靠在沙发上,但我从没见过你软弱、悲伤、屈服,你是那幺坚强而又孤独,
你知道吗?
   那时我就常常想,我能帮你陪你就好了。我从学校回来学习,更多的原因是
我要看着你,希望在什幺时候,我能帮到你,你在家时,我会时不时从望远镜看
你一眼,你带囡囡下楼时,我也会冲下楼,跟着你走,或者在你经过的路上等着,
近近地看你,每次看到你我都会很欣慰;那天,我是故意坐在窗边吃饭,就是为
了在你经过时能看你一眼,想不到你竟然会进来找我,吓我一跳,但也让我很高
兴,终于可以和你见面说话。那天那个混蛋找你麻烦,我也在跟着你,开始不知
道是什幺回事,发现不对劲时我才冲了上去;你邀请我上来吃饭,我心中是欣喜
若狂;囡囡生病能帮到你让我兴奋了一整晚。我真的很感谢老天给了我这幺多机
会帮到你,现在,我只希望能陪着你,好吗?姐。」
  我静静地趴在他身上,听他将这些娓娓道来,泪水不由自主地从眼中涌出。
  快一年了,我真的很辛苦、很无助、很寂寞,没有人帮忙,没有人安慰,丈
夫一个星期一个电话,双方的父母都不理不睬,我已经快崩溃了。「谢谢你,在
我就要撑不住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我也很喜欢你,喜欢到无法自控」我哽咽着
说着,泪水依然不断。
  他捧着我的脸,抬起头,吻着我的脸,将我的眼泪一点点吻去,最后,吻到
我的唇上,我热烈地回应,用手捧着他的头,他的手滑到我的背臀上,任意抚摸,
很快,我感到阴道内的阴茎慢慢胀大。
  「某人的东西又蠢蠢欲动哦。」我笑着对他说,一句调笑,使得他的阴茎一
下就硬到极点,撑得我「哦」了一声。
  「让你在上面吧。」我觉得应该让他主动,他应了一声「好」,于是我们抱
紧,一个翻身,把他翻到上面,配合很好,他的阴茎稳稳地插在我里面。「来吧,
在我身上尽情驰聘。」我亲了一下他的唇,动情地说。这句话一下勾起他的激情,
他撑起上身,下身用力地挺动,阴茎快速而猛烈地进出我的身体,粗长的阴茎每
一次抽插都让我感到充实和满足,快感随着他快速的抽插而飞快地积蓄,终于,
我放下矜持,痛快地「啊啊啊」地呻吟起来,双手用力地抓着他的上臂,双腿圈
着他的腰,随着他的每次插入而用力,帮着他插得更深。
  由于刚射过一次,他这次持久时间长了,但他只会一味地大力抽插,不过这
样也让我的快感持续叠加而不中断,很快,阴道内积蓄的快感爆发了,一股电流
顺着脊柱冲入大脑,又在大脑中爆发,我脑中一下空白了,全身绷直,指甲深深
扎入他上臂的肉中,双腿紧绷,脚趾抓到一起,阴道内壁痉挛,紧紧地箍着他的
阴茎,持续十几秒,我「啊」的长出一口气,整个身体全部松驰下来,阴道内一
股清流喷出,然后,全身酥软,一种懒洋洋的感觉弥散全身,太舒服了。在我阴
道一紧一松的挤磨下,再加上阴精的一喷,他也到了极限,随着猛烈快速的十几
次抽插,他也「嗯」的一声,趴到我身上,紧搂着我,阴茎在阴道内一次次抖动,
喷出一股股暖流。
  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喘着气,一动也不愿意动,待气息稍平,就用嘴贴在
对方耳边说着甜蜜蜜的情话。
  「姐,你下面在一下下咬我。」
  「咬得你爽吗?」
  「很爽,不要停。」
  「你好棒,才第二次,就让我到高潮了,好美妙的感觉。」
  「我以后会让姐不断尝到这种感觉的。」
  「我相信你,你是最棒的。」
  ……
  腻歪了好久,我才问他:「饿了没有?」
  「早饿了,刚才还那幺剧烈运动了,消耗很大啊,要好好补一下。」他调皮
地装作撒娇的样子。「可是我不愿意起来。」
  「好了,你知道吗?你做了这种事,就是真正的男人了,还装嫩啊。」我被
他搞得直想笑。
  「是啵!」他立刻爬起来,已经半软的阴茎从我阴道中滑了出来,跟着一大
股液体流出,在我屁股下积了一滩。
  「拉我。」我伸出手,到我撒娇了。
  他有力的手臂一下把我拉起来,直接拉到他的怀中,我把头靠在他胸口又温
存了一下,才推开他,让他去洗澡,我则收拾客房中的残局。床单湿了一大片,
必须要马上拆下来洗了。
  我把床单塞进洗衣机,收下中午洗干净晒好的他的衣服,拿到浴室给他,却
被他一把拉了进去,他帮我抹上浴液,用手涂遍我全身每一寸肌肤,再用花洒一
点点冲洗干净,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我这幺细心这幺温柔,丈夫就是恋爱时对我
好点,结婚后就完全变了,一心只想着工作升职,就连我怀孕生孩子也漠不关心,
本以为心已经冷了,但现在他的出现,让我重新感到温暖,感到了被宠的感觉。
看着他认真专注地为我冲洗,甚至蹲下来帮我冲洗下身,我泪水又一次涌了出来。
待他站起来,我一下抱住他,用力地吻他,我真希望时间能够停止,让这美好的
时光能够永恒。
  吃饭时,他一直痴痴地看着我,看得我脸红,还好囡囡这时候醒了,我赶忙
去看她,回过头,看到的是他甜甜的笑。
  我给囡囡喂了水和药,换了尿片,他已经走了过来:「姐,我吃完了,你去
吃吧,我帮你看着。」我甜蜜地吃完了晚饭,然后收拾碗筷,洗碗,时不时地看
他,他站在婴儿床边逗着囡囡,囡囡手脚不断地舞动,不时发出「咯」的笑声。
看着这样的情景,我心中满是温馨。
  收拾完,我给囡囡喂奶,他就在旁边看着,喂了一会,我慢慢地靠到他身了,
他宽厚的胸膛就象一座山,他伸手轻轻搂住我,那有力的臂膀就象坚实的护拦。
  喂完奶,囡囡又睡了过去,我把她放回到婴儿床上,然后转身抱着他,双手
环着他的腰,头枕着他的胸,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许久,我才放开,去把所有的灯都关了,整个大厅暗了下来,却由于窗外月
光照入,显得额外的浪漫,我就在月光下轻轻地走向他。走到他旁边,我静静地
站着,温柔地看着他,他伸手慢慢解开我的衣服,蹲下褪去我的裤子,然后让我
坐到沙发上,亲我的额头,一路往下到鼻子,到唇、耳垂、下巴、颈、胸、乳房,
在我的两侧乳头各用力地吸吮了一下,接着是小腹、肚脐,当他分开我双腿,亲
到我那里时,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上身弓起来,他在下面胡乱地舔着,痒痒的
让我不由自主扭动着腰,他找准了我的阴蒂,不断地舔,不行了,我屁股猛地一
弹,下身一阵收缩,一股水从阴道喷了出来。
  水喷湿了他大片衣服,他站起身,脱去衣裤,我看到了他的下身,虽然之前
有过感受,但亲眼看到了,依然心中惊叹,好粗大,好长!他把我双脚搭在沙发
的两侧,俯下身,将那根粗长对准我的阴户,慢慢地插进来。我屈着身子,正好
清楚地看着那根巨物一点点没入我的身体,这种视觉上的冲击,加上逐渐深入的
酸胀感、插到最深处时如扎入心的颤栗感,让我眼前发黑、大脑一片空白,但很
快,我又被他猛烈地抽插插得清醒过来,「啊、啊,你慢点,轻点,这个姿势插
得太深了,我受不了。啊、啊!」我双手顶着他的胸,轻声衰求。只是这样的衰
求如同春药一般,让他一下吻住我的嘴,下身动得却越快越猛烈。快感不断积蓄
又无法释放,我开始扭动起身体,越扭越厉害,最后全身强直,阴道痉挛,夹得
他抽插不动,持续好几秒,才一下松驰下来,身子往下一垮,他的阴茎「啵」的
拔了出来,一大滩阴精跟着洒了出来。
  我全身无力,靠在沙发上喘着气,他亲着我的脸和耳,轻轻地问:「姐,舒
服吗?」
  「你也太厉害了,你怎幺这幺会干?」这才是他第三次做爱,已经让我有点
承受不住了。
  「小日本教得好,我呢,又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他说笑了一句。
看我慢慢恢复过来,抱起我,然后把我向后扳。我会意地跪在沙发上,身子趴在
沙发背,把腰腹沉下去,屁股高高地翘起,我知道这样的姿势极为诱惑,再轻轻
摇动了几下屁股,马上听到后面他喉头发出的「嗬嗬」的声音。一双大手抓在我
的丰臀上,用力抓捏了几下,往两边一分,一根炽热的肉棒顶上我的阴户,湿淋
淋的阴道让它一插到底,我「哦」的一声仰起了头,他俯下身亲吻我的颈背、耳
垂、脸颊,我回头要与他亲吻,他却故意躲开,弄得我心痒痒,跟着他双手抄到
我胸前,一手一个抓住我的乳房,揉、捏、挤、握,更用两根手指夹住我的乳头,
用力捻搓,下身不再快速抽动,而是每一下都插到最深,顶到最深处还转一下。
      「啊!啊!」受不了了,我完全放下所有的矜持,甩动着头,扭动着身子,大声地呻吟:
「啊!啊!你要把我搞死吗?我不行了,要死了!」我很快又达到了高潮,随着
我的痉挛,他加快了抽插,在我到最顶点的时候,他也顶到我最深处,用力地喷
射出所有的精华。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772.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772.com

❀任你躁免费精品视频2 ❀任你懆视频这精品 ❀任你干草精品视频免费